大抵从记事起
大抵从记事起,我就喜欢在夜晚坐在闹市的板凳上,瞧着匆忙的行人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。当然我最喜欢的亦是给他们赋予一个故事。故事是依托他们的穿着,又或者是他们的表情,亦或是他们步伐的频率。或许,在别人看来我也不过是个贪玩而不归家的小孩,的确,比起繁忙的功课,我还是喜欢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,编造着各种故事,不亦乐乎。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,我所想的故事依托着他…